追蹤
臺灣人在斯里蘭卡
關於部落格
斯里蘭卡對台灣而言是個陌生的國度,但是一群懷著理想與執著精神的台灣人,在這個位於印度洋與太平洋之間,亞洲非金屬礦石種類最為豐富的島嶼上,默默的耕耘。期盼您的關心與支持!
  • 360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兄弟鬩牆的巨岩王朝斯基里亞(Sigiriya)

這塊巨岩高兩百公尺,由遠處看,獅子岩是塊俯伏在丹不拉(Dambulla)東北部平地,在一片熱帶叢林中突圍而出,跟澳洲的艾爾斯岩有幾分相似;四周地形是平坦的,獨獨豎立這顆巨岩,猶如是自天外飛來掉落在此的;依據地質學家的研究,整顆岩石的地質結構為橫向的,但是四周岩壁卻可以清楚看到垂直地平線的刮痕,也就是說,這顆巨岩是在地殼變動時,活生生被地底板塊擠壓垂直上升的,形成這遺世獨立的景觀。頂部平坦貌似獅子的大石,獅頭風化掉落,只剩下孤伶伶的獅身,背上藏了一個建在二百米高空的花園宮殿。曾被埋沒在叢林中好幾個世紀,直到19世紀中才被英國獵人貝爾發現,從此備受考古界的重視。它的範圍包括護城河、一座花園廣場、一座巨大的岩石,以及建築在岩石頂端、磚紅色的空中城堡。
根據考證,這座天上宮闕是由摩利耶王朝的國王卡西雅伯(Kassapa)(西元447-495年) 建造的。卡西雅伯國王弒父登基,為了逃避為父報仇的同父異母弟弟莫加蘭(Mogallana)復仇,十八年間,沿山建造了這座軍事防護重於統治意義的碉堡宮殿。獅子石大概高兩百米,石面平滑方正,氣派非凡。以工程規模來看,這項建設在當年來說應該是一項艱鉅的工程,由正門進入會經過護城河以及一些過去的遺跡,除了登山石梯之外,別無他途可以登頂,也使得這座城堡堅不可摧。登頂途中尚可看到當年防禦的滾石陣,軍營宿舍等遺跡。不過儘管工事如此堅固,最後還是在對抗弟弟莫加蘭率領的印度軍隊的攻擊中失利而拔劍自刎,結束了在這巨岩上所建立僅維持短短的七年的王朝,也驗證了人世間爭權奪利和天理的昭彰,宛如東方的伊底帕斯宮廷血案,弑父奪權,兄弟殘殺,然後塵歸塵土歸土,顯然再堅固的城堡仍然抵不過自然的規律。
當地蘭卡人的入門票是50盧比,外國觀光客是20美金,折合2000盧比(差太多了吧? 沒辦法! 這是世界八大奇景之一,景觀的維護有賴世界各國公民共同負擔) 。 通過護城河進入花園廣場,走在通往巨石的筆直大道上,兩旁是整齊對稱分布的城牆及綴滿睡蓮的噴泉水池,雖然歷經了1500年,或許是古蹟保護得宜的關係,仍然相當完好。水池中的水源,除了來自地下湧泉,卡西雅伯國王還規劃了數條從巨岩上方接用雨水至此的水道,讓這座千年宮殿不受缺水之苦。
國王的議事廳位於半山處,是一塊平坦的大石塊刻出石椅供國王坐著議事,眼尖的遊客立即可以發現,這顆大石塊下面有一半是懸空的,還用大石塊頂著,而議事廳地面的岩石紋路,竟然和走道旁高聳的岩壁相同,原來這一塊將近百公噸平坦的議事廳,是將岩壁從中劈開而成的,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如此平滑地劈開岩壁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或是人類工藝技術超高表現? 則有待遊客們細細品味、慢慢研究囉 !
拾級而上可於不同高度欣賞斯基里亞的景色,沿著石階的一段鏡牆,牆面平滑光亮,從前應該可以映照出攀登者的身影;鏡牆上刻滿詼諧的古文,相傳鏡牆名稱的由來是當年卡西雅伯國王,每日由議事廳下朝返回寢宮,經過鏡牆道時正值日落黃昏,由於鏡牆對面岩壁係含有豐富的雲母片岩,將夕陽光線反射至鏡牆,再反射到牆道的上空,形成一片閃閃發亮、金碧輝煌的走道,卡西雅伯王就在這金光四射中,步向嬪妃迎接的寢宮。通過鏡牆沿著壁道而上,可以眺望遠方陡峭的岩壁,細心的遊客可以發現壁上倒掛著數個碩大的蜂巢,據當地導遊解說,數萬隻大黃蜂居住在那裡,這種大黃蜂尾針毒性超強,七隻就可以置人於死,經過時儘量輕聲,更不可擲石干擾,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要上山頂則要通過石雕獅子張開大嘴中間的步道,可惜獅頭已經風化掉落,只剩下它的兩爪供人拍照,即使如此,也已令人感覺到它的巨大與宏偉。迴旋轉折的鐵梯道並不算短,沒有相當體力的話,是會非常吃力的,不過旁邊隨時可以看見當地人面帶微笑的想要協助攙扶,如果不想付小費,最好是禮貌的拒絕。
山頂面積約兩公頃,極奢華地建造了空中庭園,就算是今日,也是個浩大的工程;庭中有國王的石製寶座、蓄水池、宴會廳、議事廳、國王寢宮等。以當時的建築,規模之大,令人不可思議。蓄水池是人工鑿出來的,所儲存的水來自雨水,可以供應宮中一整年所需,當水池水位過高時,溢流的水由山頂流向花園,在設計成大小不同的出水孔處,形成高低不一的噴泉,煞為好看。雖然各廳室眼下只剩斷垣殘壁,但是當坐上國王寶座時,遙想當年的盛世再起,山下綠意綿延的景色更為盎然了。
這座天上宮闕是如何建造的,一直是考古建築學家樂於探究的主題;在這陡峭的岩壁上,人們如何攀爬 ? 如何將原料運上去蓋宮殿 ? 2004年中,考古學家在鏡牆的外牆發現了幾個類似螃蟹的「人造八爪機械板車」的圖形,懷疑這就是當年用以攀爬岩壁運送建材的器具,至於如何操作就不得而知了。
以往的宮殿配合原有的宮廷壁畫,目前已作為專門提供展覽六世紀繪畫作品的藝術殿堂,以及精美的風景畫,這是當今世界上其他的城堡所無可比擬的。整座獅子岩壁畫原有五百餘幅,繪有迦葉波一世的嬪妃、天女等幾十個女性像,畫像各以紅、黃、綠、黑為主色,她們頭戴寶冠,身披纓絡,下身在迷蒙雲氣中,上身裸露,似飛天散花等舞蹈姿勢,形態絕美,但是現在只剩下二十二幅,留存在石壁上。依據考古學家的研究,這些壁畫係直接以原料繪畫上去的,完全沒有底稿素描,可見當時居住者不乏藝術家之類。在壁畫岩洞最內層的兩幅(平常並不開放瀏覽),其中一幅繪的是長耳、厚唇、捲髮、黑膚的非洲美女,佩帶的飾品也異於其他壁畫美女,專家們迄今仍無法解釋1500年前其間的關連性。這些僅存的壁畫是斯里蘭卡古代藝術的珍品,也是古代東南亞四大藝術勝跡之一。
在暮色中離開這座曾經如此不可一世的華麗空中堡壘,無論多麼龐大的功業或文明,多麼的巧奪天工,再回首也只見殘垣破瓦,在蓊蓊鬱鬱的山色中,隨著夕陽的消逝,終將是一片荒煙蔓草,留下的也只有在歷史上曾經出現的那一小點記載,和人們口中代代相傳的遠古故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