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臺灣人在斯里蘭卡
關於部落格
斯里蘭卡對台灣而言是個陌生的國度,但是一群懷著理想與執著精神的台灣人,在這個位於印度洋與太平洋之間,亞洲非金屬礦石種類最為豐富的島嶼上,默默的耕耘。期盼您的關心與支持!
  • 3673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獨一無二的卡達拉加瑪(Kataragama)神廟

相信全世界再也找不到任何一座寺廟或修道院,會像卡達拉加瑪神廟一樣,同一院區擁有三個不同的宗教 : 佛教、印度教、和伊斯蘭教(回教) ,而且和平共處,不曾有過衝突,不像其他國家還有為了宗教、信仰的不同而掀起戰爭。在蘭卡只見到人們對不同宗教的尊敬,而不是強烈的排他性。

這裡供俸的主神除了佛祖外,最主要的是印度教的戰神 賽康陀(Skanda) ,賽康陀是印度濕婆神(Shive)和帕瓦蒂神(Parvati)的兒子。他具有非常大的能力,能賦予人們超越極限的體能和耐力,而且他也很好戰 ; 他的標誌是一隻彩繪的鬥雞,而他的坐騎是一隻能殺死毒蛇的孔雀。 賽康陀有六個頭、十二隻手,其中一隻手握著的正是打敗惡魔塔拉卡(Talaka)的三叉戰戟,這也是卡達拉加瑪神廟的一個重要標記

在印度恆河長大,年輕的賽康陀娶了女子迪瓦亞妮(Devayani) ,但他的信差告訴他,南方島國有一位絕世美女叫瓦莉.安瑪(Valli Amma) ,住在島的南端,是由一位維達族(Veddahs)酋長撫養的女兒。維達族是斯里蘭卡的原住民,以打獵為生,早在2500年前,僧迦羅人(Sinhalese)尚未來到斯里蘭卡時,就已經在這島上居住的居民,目前還存在的人口不到一千人。 賽康陀偽裝成乞丐,並由他聰明的哥哥協助,說服了瓦莉.安瑪嫁給了他,賽康陀的妻子迪瓦亞妮希望賽康陀回去印度,但是最後她也接受了瓦莉.安瑪,並且三人一起在斯里蘭卡居住,也就是現在的卡達拉加瑪神廟所在的位置 他們結下了這段蘭卡與印度的婚姻,也結合了佛教與印度教,所以蘭卡人對印度教神祇也是同樣尊敬和膜拜。

除戰神跟妻妾外,這裡也供奉印度教毗濕奴神(Vishnu)和戰神的哥哥甘尼夏(Ganisha) ;  同在院區內的清真寺,也是穆斯林回教徒的朝聖地方,每年七、八月,這裡是人潮洶湧絡繹不絕,佛教、印度教、回教在此地的彼此關連,也很難一言以蔽之。在神廟附近的博物館(Museum)可提供較為完整的說明。

由於是屬於印度教神,人們來到這裡祈福許願的方式,也不同於佛教體系。這裡每天清晨六點及黃昏六點都固定舉行儀式,首先由嗩吶之類的樂器啟開儀式,接著鑼鼓、誦經,住持帶領著信眾向戰神請安,整個會場是喧鬧沸騰。 戰神的雕像是在正殿後方的房間裡,由一張色彩鮮豔的戰神騎孔雀的織錦,由上而下完全遮住,只有住持可以往來期間,一般信眾是不能進入的。 儀式大約進行四十分鐘,接著進行接受信眾的祈福及許願。

許願的儀式是信眾準備著鮮花水果,裝在盤子裡,其中一定包括一個剝皮的椰子和一塊凝固的樟腦油,旁邊再放著要奉獻給戰神的貢品,有錢的信眾可以放置鈔票甚至黃金,沒錢的放置兩三片蒟醬葉,戰神也不會不理你的,畢竟虔誠的心比黃金還可貴。

許願的信眾大排長龍,輪到你時,向住持說明祈求之事,獻上貢盤,在正殿前或立或跪地默禱許願,住持為你誦一段經,將貢盤收起,供奉給織錦簾內的戰神,並請示戰神。等到住持再出來時,盤中僅有椰子,上面的樟腦油燃燒著熊熊光焰  ;  接下這顆椰子,由側門走到戶外一處欄杆圍著的小石池,在火光熄滅後,用力將這顆椰子摔下,如果椰子破裂,椰汁四濺,那表示戰神同意你的許願,你的祈求就會實現。 或許有人會問,有沒有沒摔破的 ?  筆者親眼見到兩、三位沒摔破的信眾,一臉失望和沉默,筆者不知他們所求為何, 也許是冥冥中注定不可得的事物吧 !

嗩吶、鑼鼓聲再度響起,是戰神為信眾賜福的時候,只見住持手捧小碗裝著白石灰(有時是紅石灰),為來參拜的每一位朝聖者,在額頭點上戰神的賜福。整個儀式將近兩個小時,到此才算告一段落,筆者有一種截然不同的體會,這裡的熱鬧喧譁和卡拉尼亞神廟的靜肅,真是天壤之別啊 !

每年八月的月圓日,是康堤佛牙節(Kandy Esala Perahara) ,吸引了幾十萬人潮,湧入坎堤參觀這個國際知名的慶典,而五支遊行的隊伍中,其一支正是來自卡達拉加瑪神廟  ;  戰神賽康陀的孔雀坐騎為領導,而不同於坎堤舞蹈的擊鼓方式,更是這支隊伍的特色。 其實坎堤佛牙節的前一個月圓日前後十天,也正是卡達拉加瑪神廟的年度慶典  ;  身著彩衣的大象,背上駝著神,遊行整個卡達拉加瑪神廟地區。和坎堤最大的不同是,神裡放的不是佛牙而是戰神賽康陀的武器。 鼓隊、雜耍團和朝聖的群眾,也是盛況空前,可以說整個南部地區的慶典,這裡算是最大的了。

其中最特殊的是贖罪隊贖罪隊是那些精神恍惚、近乎狂熱的人們,認為受到戰神的附身充滿神力,他們赤足走過燒紅的炭堆,用刀叉刺穿自己的身體部位,甚至用鋼鈎勾住自己的背、腳、腿懸在半空中,折磨自己身體藉以贖罪,這跟台灣廟會的乩童遊行有點相像。

每年的七月,各地的蘭卡人都會來參加這個盛會,他們攜家帶眷開車,或整個村莊包大型巴士來到卡達拉加瑪神廟朝聖,如果在公路上,看到車子的前後保險桿上插著檳榔花椰子花,那就表示要去朝聖的隊伍了。 十天的慶典結束後,卡達拉加瑪的大象隊再慢慢向坎堤移動,繼續參加下個月圓的佛牙節慶典。

佛教徒視這裡為聖地是因為佛祖來過這裡,同時也是因為當時的國王迪瓦南皮亞 帝沙(Devanampiya Tissa) ,親手栽植一株來自阿努拉德普勒(Anuradhapura)佛樹的分枝於此。 傳說中迪瓦南皮亞 帝沙國王,為感念戰神賽康陀打敗了當時的印度入侵者伊拉卡(Elaka) ,而將這塊聖地贈送給賽康陀,那是西元前161  ;  之後戰神就一直住在這裡,直到僧迦羅人來到斯里蘭卡南部地方。

這支分枝來的佛樹更是傳奇之樹,在每年的佛牙節前三個月裡,佛樹的莖幹某處必會長出一枝白色菩提葉新枝,佛牙節過後再轉變成正常的綠色,每年的位置不同,令人咋咋稱奇。 筆者有幸能進去欄杆裡面為佛樹獻水,也目睹了這枝神奇的白葉菩提(這裡要強調一點,佛樹欄杆內只能男性進入,對女性同胞只能說抱歉了!) 。當地植物學家也只能解釋為突變,但為何只在佛牙節前後 ?  卻也答不出所以然了,難道也是為了敬佛、獻佛而生長的囉 ?  這就有待遊客們自己慢慢思考吧 !

卡達拉加瑪神廟一座宗教和平共處的榜樣,如果世界的其他宗教也都能如此相互對待,沒有仇恨、鄙視和排他,也就不會有激進恐佈活動或戰爭,相信世界是會更美好的。 正殿裡搖曳的孔雀羽毛,戶外椰子的破裂聲,在神的寺廟裡,人們卻存在著最平和的心靈,卡達拉加瑪神廟真是一座獨一無二、不可思議的神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