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臺灣人在斯里蘭卡
關於部落格
斯里蘭卡對台灣而言是個陌生的國度,但是一群懷著理想與執著精神的台灣人,在這個位於印度洋與太平洋之間,亞洲非金屬礦石種類最為豐富的島嶼上,默默的耕耘。期盼您的關心與支持!
  • 360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民俗風情話蘭卡(四)

蘭卡的第一大河流叫做馬哈威利河(Mahaweli Ganga),由努瓦納艾利(Nuwara Eliya)山區,流經坎迪(Kandy)地區附近,形成幾個面積寬廣的湖泊,再緩緩流向東北部,在亭可馬里(Trincomalee)港出海。這條大河流經3個國家公園和1個森林保留區,孕育了千年來的 波羅那魯瓦(Polonnaruwa)和坎堤(Kandy)兩個皇朝時代,可以說是推動蘭卡歷史文化的大動脈。山區的陡峭和湖泊的寬廣,蘭卡政府在這條大動脈上,利用落差規劃了五個區段的水力發電廠,其中最出名的就是維多利亞水庫(Victory dam),這是英國人協助建造的,水壩520公尺長,122公尺高,在水庫下方有一個現代化的資訊中心,發電廠就在旁邊,發電量是210 MW。另外像郎丹尼加勒水庫(Randenigala )以及郎天比水庫(Rantembe),是由德國人協建的,也有126 MW50 MW的發電量。在蘭卡,大部份的水庫都設有發電場,水力和火力發電是主要的電力供應,但顯然嚴重地不足,仍然必需向外商購買電力,外商在臨岸的近海,以船舶或浮塔設置發電廠,然後向陸上輸出電力,蘭卡有1/4的電力是這樣來的。電力供應的不足,使得蘭卡的工業進步地非常緩慢,即使在城市也常會有斷電發生,鄉下或偏遠地區更是還在使用油燈或者天然「月光燈」。
河川和湖泊也是蘭卡人淡水魚類食物的來源,養殖業尚不發達的蘭卡,主要是靠漁民駕著小舟拖著魚網捕魚。捕魚的方式也蠻獨特的,他們將漁網掛在湖中的枯木和船尾,或者兩艘小舟船尾,繞行成一個凹型,將船槳用力拍打水面,驚嚇魚群讓牠們衝向漁網,漁網的網目大小剛好可以讓小魚穿過而成魚卡住,然後漁民收網拿出成魚去市場賣。如果在幽靜的湖邊欣賞自然天成的美景時,突然聽到了「啪、啪」響徹天際的聲音,不要被嚇著,這時你就會知道他們是正在「打漁」。
湖邊的居民藉著湖水來洗衣、洗澡,基本上是沒有問題,但在沒有自來水系統或者掘井的情況下的,要取得乾淨的飲用水就有點麻煩了。湖邊的居民靠著先人傳下來的智慧,他們在從岸上到湖面的斜波上,每隔2公尺多就挖掘一個深約670公分的洞穴,讓湖水藉由自然滲透和自然過濾,在洞穴中形成一潭清水,再取出這水煮沸供飲用。湖的水面會隨雨季、旱季消長,湖水的濁度也日日不一,但是不管今天的水位在哪裡,所有挖掘的一長排洞中,總會隨時保持有一個可供取用乾淨的飲用水,先民的智慧的確是有可取之處。筆者初次看到那些洞穴時,還以為是用來捕魚的,問了當地居民時又因為語言不通(鄉下地方的居民通常不會講英語),比手畫腳搞了大半天,最後終於搞清楚了這個湖邊的「天然濾水器」。
不管在蘭卡哪裡,走在街道上幾乎看到的都是男性的僧侶(比丘),很少看到女性(比丘尼),一直以為蘭卡沒有比丘尼,其實不然,在阿努拉德普勒(Anuradhapura)、波羅那魯瓦(Polonnaruwa)皇朝時期,學佛的比丘、比丘尼是共存的,直至近代才受到約束和禁止,蘭卡獨立之後,許多佛教長老也致力於恢復,讓想學佛、皈依佛的蘭卡女性,也能夠有個地方學習和修行,但是畢竟不是每一座寺廟都能接受,比較出名的是位於凱迦勒(Kegalle)的一間佛寺,提供了女性學佛、教育、皈依的環境,使成為真正的比丘尼。在蘭卡,成為比丘尼的學習過程是辛苦的,每年的進階和認證都有嚴格的考試,最後還需經過4-5位的長老級比丘尼授禮認證,有時還會到國外執行,像去年就有450位蘭卡比丘尼來台灣佛光山受禮認證。台灣與斯里蘭卡的佛教交流,其實是很頻繁的。現在蘭卡的每一個區(District,約是台灣行政單位的「縣」),平均都會有至少一座寺廟可以接受和教育比丘尼,未來應該會更普遍才是。
蘭卡人相信新的東西會招忌,過多的讚美會是個妒嫉的表達,也是受讚美者沉重的負荷,尤其是開口的第一句話。譬如說你蓋好一棟新的房子,路旁經過的每個人看到了,都發出讚美「歐! 好漂亮的房子喔!」,眾人的第一句話都是這樣說,累積起來那就成為一股強大的妒嫉念力,這樣會對住在屋裡頭的主人形成不利,更得不到眾神的保佑。蘭卡人碰到這種狀況,他們會在屋外路人看的到的地方,掛上一件稀奇古怪的東西,像是一個氣球娃娃、一個稻草人、或者用冬瓜去刻出個奇形怪狀的面具,懸吊在那邊,當人們經過看到的時候,發出的第一句話將是「啊! 那是什麼?」「咦?怎麼有個人吊在那裡?」,而不是具有妒嫉念力的「歐! 好漂亮的房子喔!」,這樣就能保住居住在屋裡的人的平安。所以當你在蘭卡旅遊的時候,看到有假人在爬窗戶、屋簷掛冬瓜或者稻草人站在屋頂,你就會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說到冬瓜,除了可以當蔬菜吃和上面所提的效果,它還有另外一個作用。古代的蘭卡醫學並不發達,當地人認為人們之所以會生病是因為惡魔附身所致,時通常都會去求助祭司、巫師或者驅魔人,希望把惡魔驅離身體,恢復原有的健康,也因此流傳下來所謂的驅魔儀式。相傳這是為古代一位國王舉行驅病的宗教儀式所衍生出來,他們用不同的面具去表現各種病症,藉由驅魔師(Devil dancer)具有神力的舞蹈,將造成病痛的惡魔驅離。基本上面具分為18種,各有各的代表症狀,頭痛、胃痛、發燒、失神恍惚等等,驅魔舞的儀式很像我們的乩童收驚,讓神靈附身來為病人驅魔,通常儀式會在病人家中舉行,病人躺在搭起來的道場中央的床上,看著整個驅魔過程。在一片鑼鼓聲中,驅魔師帶著病症面具,手足舞蹈起來,口中念念有詞一堆就連當地人也聽不懂的咒語,儀式進行中也會點上火把,用火驅離病魔,然後將火吞滅表示消滅病魔,最後會拿出一顆冬瓜,意味著病人帶著病魔的身體,用大刀從中剖成兩半,代表病魔離開病人的身體,整個儀式就告一段落。
驅魔舞比較盛行的是蘭卡南部地區,主要是因為南部地區是蘭卡開發最慢、醫學最不普遍、民風也最迷信和保守的地區。其實在蘭卡的傳統舞蹈中,分有高地舞、中地舞和低地舞,中部地區的坎迪舞(Kandy dance)是國際出名也是眾所周知的,而帶著面具的面具舞除了驅魔舞外,還有一種叫做可拉姆舞(Kolam)也很受歡迎,據說是起源於一位國王為了取悅懷孕中的王妃,叫宮人帶著面具演出的舞劇,演出的劇本就是宮中生活、百姓生活或者蘭卡流傳的神話故事,當然也會結合神靈、惡魔、動物等等角色的演出。其中最具特色的是模仿動物的舞蹈,像是象舞、蛇舞、孔雀舞、鷹舞,舞者用手指、手掌、手臂和頭部、足部的動作,表現出動物的各種特有習性和動作,可以說是別開生面,十分傳神。上百種的面具也讓觀眾看的眼花撩亂,歐美的遊客都很喜歡買回去掛牆上當裝飾品,在坎迪(Kandy)及安巴蘭哥達(Ambalangoda)附近,有許多傳統面具純手工雕刻工廠,非常值得一遊。筆者是不會反對來蘭卡旅遊的國人,順手買一、二個回去掛著避邪,但是一定要先確認自己不會被嚇著。
數百種的面具中,有一些是眼鏡蛇圖案的面具,一般人對眼鏡蛇的看法是有毒的、邪惡的,但是在蘭卡,當地人對眼鏡蛇是十分崇敬的,他們視眼鏡蛇為佛祖的守護者,這個典故在丹不拉(Dambulla )的石窟廟裡有座雕像可以做說明。相傳的故事是這樣的,古代的某日,佛祖 釋尊正在為弟子講經弘法,說的是世上萬物皆平等,人與動物、百獸皆應和平相處,不但弟子們聆聽受教,連附近的動物們也深受感動,不料突然間下起大雨,眾人深怕佛祖淋溼受風寒,一陣慌亂不知所措,這時忽然看到一條巨大的眼鏡蛇王,快速地往佛祖身邊竄去,眾弟子更加害怕了,萬一眼鏡蛇傷到佛祖怎麼辦?卻只見眼鏡蛇王來到佛祖身後,立即挺立了起來,伸展開牠那寬大的脖子,像一支傘一樣罩在佛祖頭頂的上方,為佛祖擋雨,眾人更是驚訝於佛法無邊,連動物都能深受感化,因此也對眼鏡蛇十分尊敬,因為牠守護著佛祖。之後衍生出八個頭的眼鏡蛇圖騰,這個圖騰在斯里蘭卡到處都可以看到,尤其是在名勝古蹟的入口,或者重要設施的入口,祈求的也是八頭眼鏡蛇能像守護佛祖一樣地守護著他們。
另外在寺廟或者名勝古蹟的階梯入口,經常有半圓形的月石(Moonstone;阿努拉德普勒(Anuradhapura)古城篇有介紹)和立於階梯兩旁的另一種刻有人像和娃娃雕像的守護石(Guardstones),這種守護石又是另外的守護神傳說,我們就留待以後再敘述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